这种妇科肿瘤死亡率第一,70%发现是晚期

女性保健 2019-12-15
  在妇科三大恶性肿瘤里,卵巢癌的发病率虽然不是最高,但死亡率却是第一位的,是最缺少治疗对策的一类肿瘤。来看一组数据:

  ·发病率与死亡率逐年攀升:据2015年中国癌症统计数据显示,我国每年新发卵巢癌患者约52,100例,死亡约22,500例①。过去10年间,我国卵巢癌发病率增长30%,死亡率增加18%。

  ·生存率低而复发率高:在妇科恶性肿瘤中,卵巢癌发病率仅次于宫颈癌和子宫内膜癌,但5年生存率最低,仅为39%,3年复发率最高,达到70%②。


现状:卵巢癌有4个“70%”


  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肿瘤妇科中心主任兼妇产科学系副主任向阳教授表示,总体来讲,卵巢癌有4个“70%”。

  · 70%的患者属于上皮性卵巢癌,这种分型的预后往往是最差的;

  · 70%的患者在确诊时已进入晚期③;

  · 70%的患者在三年内复发;

  · 70%的患者在年龄较大时,比如说50岁以后得病。

  卵巢癌很难被早期发现,而且很多上皮性卵巢癌都是突发性的,很多患者看到结果后都怀疑是不是查错了?半年前查体还什么事都没有,现在突然满肚子腹水了?这也反映出卵巢癌的病程发展往往非常快。

原因:卵巢癌为何如此棘手?


  首先,缺乏有效早筛和早期诊断手段。“卵巢癌死亡率高,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卵巢癌缺乏早期诊断的有效手段。”重庆市肿瘤医院妇科肿瘤中心学科带头人周琦教授说。

  “卵巢位于盆腔里面,像两个小枣核一样,从外面看不见、摸不着,不像宫颈那样可以方便地早期筛查。尤其是上皮性卵巢癌,一旦出现癌变都是爆发式的,病灶容易在全腹腔扩散,可能受影响的器官包括腹膜、肠胃、肝脏、脾脏等。患者的肚子可能在两个月内就突然大起来了,严重的甚至会出现肠梗阻。所以卵巢癌也叫‘隐形杀手’。”向阳教授表示,“到目前为止,B超、肿瘤标记物检查等方式都无法帮助改善卵巢癌的早期筛查,卵巢癌的早诊、早治依然是一个难题。”

  虽然如此,还是应该做到关注不明原因的消化道症状,比如腹胀、消化不良、胃肠道功能不好等症状,出现这些症状时,应该及时看医生。

  其次,传统治疗方案无法延缓复发风险。延长复发间隔时间是治疗复发性卵巢癌的关键,在过去30年间,卵巢癌治疗仍以传统的“手术+术后化疗”为主,缺乏有效新药物。“传统治疗手段无法显著延长肿瘤复发间隔时间和患者生存期,许多卵巢癌患者治愈、等待复发、复发后再手术、再化疗,生活质量极受影响。每次治疗后,患者的复发周期会逐步缩短,进而产生耐药,这也是造成卵巢癌预后不佳的主要原因。”向阳教授说。

预防:这些人群应做基因检测


  《卵巢恶性肿瘤诊断与治疗指南(第四版)》指出,没有BRCA胚系基因突变的女性一生中患卵巢癌的几率为1%~2%,而有BRCA1突变的女性一生的患病风险为21%~51%,有BRCA2突变的女性一生的患病风险为11%~17%④。可见,BRCA基因突变与卵巢癌的发生关系密切,指南建议以下人群接受BRCA基因检测:

  1、有卵巢癌家族史的高危人群

  因为BRCA基因突变是一种隐性遗传,如果母亲是BRCA基因突变,女儿有一半的机会也有这个突变。因此,一位卵巢癌患者确认有BRCA基因突变后,建议她的一级亲属(姐妹、女儿)都要进行筛查。基因检测能够在早期阶段发现卵巢癌,甚至可以采取预防性手术,如对40岁以上、已生育的高危女性进行预防性输卵管和卵巢切除,让潜在患者不再担心患上卵巢癌。

  2、接受完手术和化疗的初治患者

  对卵巢癌患者进行BRCA基因检测,有助于鉴别出对铂类化疗敏感的患者及适合接受靶向治疗的患者,从而指导个体化用药及后续治疗,降低其复发和死亡风险。


治疗:像管理慢病一样管理卵巢癌


  过去十多年来,晚期卵巢癌的五年总体生存率仅仅从30%左右提升到了不足40%⑤,提高卵巢癌的总体生存率是国际与国内都在思考的问题。“目前卵巢癌手术尽可能达到R0标准(无肉眼残留),也就是尽量把手术做得干干净净。但卵巢癌容易腹腔转移,有时候很难做得干净,有可能转移到肠胃、脾脏、肝脏等邻近器官。”向阳教授表示。

  卵巢癌主张全程管理,在手术和化疗后,医患不是束手无策地等待卵巢癌复发,而是要通过有效的维持治疗延长患者的复发间隔。周琦教授表示,“以前,我们没有更好的选择,只能用化疗药来进行维持治疗。需要静脉应用,毒副反应也很大,患者很痛苦。我们希望维持治疗是毒副反应小的、用药方便的。现在,我们有了创新的靶向药PARP抑制剂奥拉帕利,它为卵巢癌、尤其是上皮性卵巢癌患者的一线维持治疗带来了巨大希望。”

  11月30日,利普卓®(奥拉帕利)在我国获批用于BRCA突变晚期卵巢癌患者的一线维持治疗,成为我国首个且目前唯一获批用于卵巢癌一线维持疗法的PARP抑制剂。经过SOLO-1研究证实,PARP抑制剂作为单药适用于BRCA突变卵巢癌一线维持治疗,将患者的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了70%,有60%的患者在3年内无疾病进展,能够有效延缓患者的复发风险,延长无疾病进展生存期(PFS)。

  周琦教授建议,手术及化疗后的卵巢癌初治患者应及时接受BRCA基因检测,来确认是否可以用奥拉帕利进行一线维持治疗。对于铂敏感复发性晚期卵巢癌患者,不管是否具有BRCA基因突变,患者都能使用奥拉帕利。

  奥拉帕利的问世改变了晚期卵巢癌的治疗模式,将卵巢癌变为了一种像糖尿病、高血压一样的慢性病,可以通过长期的全程疾病管理有效地控制病程进展。针对卵巢癌这样一个恶性程度高、容易复发的疾病,奥拉帕利获批用于卵巢癌一线维持治疗适应症,并纳入2019国家医保目录乙类药品范围,对卵巢癌患者而言无疑是双重喜讯。


来源:健康时报
专家:
向阳,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肿瘤妇科中心主任兼妇产科学系副主任、主任医师  
周琦,重庆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妇科肿瘤中心学科带头人、主任医师
参考资料:
①Wanqing Chen, et al. Cancer Statistics in China, 2015[J]. CA CANCER J CLIN 2016, 66:115–132.
②Hongmei Zeng, et al. Changing cancer survival in China during 2003–15: a pooled analysis of 17 population-based cancer registries[J]. Lancet Glob Health 2018; 6: e555–67.
③⑤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卵巢癌诊疗规范(2018年版)[J].肿瘤综合治疗电子杂志,2019,5(2):87-96.
④卵巢恶性肿瘤诊断与治疗指南(第四版)[J].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2018年7期:739-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