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A几时休?网上PUA教学QQ群仍大量存在!

心理保健 2020-04-15
  引发社会关注的某高校法学院女生,因为感情问题服药自杀,在被宣布为“脑死亡”几个月后,于4月11日中午去世。

  通过此前媒体的报道,事件中两人之间相处的模式,引起热议。据女生母亲向媒体表示,男生在女生自杀前提出拍裸照、先怀孕再流产、做绝育手术等一系列要求,让包丽不堪折磨,最终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事件中,PUA等成为热词。

  PUA,全称(Pick-up Artist),字面上看是搭讪艺术家,从简单的搭讪扩展到整个两性交往流程,发展为主要涉及:搭讪、吸引、建立联系,升级关系、直到发生亲密接触并确定两性关系。但实际上PUA是一种通过受过系统化学习、实践、和不断自我完善情商包装自己,诱使异性与之交往,通过对异性诱骗洗脑,欺骗异性感情,达到与异性发生性关系的目的。

PUA教学QQ群大量存在!


  健康时报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在网络上依然存在大量以“约会、恋爱”为名的PUA教学QQ群。记者被拉入群聊后发现,一个群中少则几十人,多则上百人,而群主往往以“情感导师”为名,进行教学。


  一名 “情感导师”告诉健康时报记者,他们所教的东西就是PUA的速推化,教你如何快速和异性发生关系,学费3500元。



  “情感导师”在和健康时报记者交流中发现记者有所疑虑,便给记者展示他们QQ空间中的实战教学案例。




  在“情感导师”的介绍中,将PUA从自我包装、邂逅、相识,再到发生关系,变成一套可以快速复制的标准化程序,这套程序细致到特定场景下说什么话、怎么说,即“话术惯例”。学习者依照这些课程,制造了一环又一环的套路和陷阱,直到女孩被骗财骗色也浑然不知。即便知道了,情感上早已被牢牢操控。

  记者采访了解到,PUA不仅长期扎根网络,甚至还有线下培训班,收费从3500-20000元不等。一个线下培训的“情感导师”,一个月可以月入10万元。

  一位参加过PUA培训班的网友评论:“我花了五千报了PUA学习班,导师本意是教怎么和异性相处,找到女朋友,有的人学着就学歪了,觉得一个星期推倒几次很厉害,有的人还把女孩子肚子搞大了,花销真的很大,要搞好形象,买名牌,学员之间还有互相攀比的心理,(我)后来扛不住,还是老老实实本分点。”


PUA受害者:目的和感情毫无关系,初期难以察觉!


  在“知乎”论坛上,一位女大学生分享了自己被PUA受害的过程:

  我和他在一次同学聚会上认识,于是开始微信上撩我,邀请出去玩,吃饭等,刚开始我毫无感觉,礼貌拒绝各种邀约。后来,因为共同同学的推波助澜,我慢慢开始放下戒心尝试了解他。

  后来我们在一起了,他在有意无意中展现出自己家庭条件很好。2个月后,他提出和我分开一段时间,他想自己待着。再后来,我主动联系他就变成我很不懂事。这时,我们的关系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我从主动的一方变得被动,这便是陷阱的第一步。

  在之后的交往过程中,他会无意说“你是我历任里最丑最矮的,你应该多荣幸自己跟我在一起啊,悄无声息地打击我的自信。而与此同时,他的需要分开的要求开始频繁地出现,他说他的实验开始忙了,他忙得不得了,只有跟我彻底分开几天他才能好好对我。

  最后开始越来越多的争吵,“冷暴力”转化为了语言暴力伴随摔东西。“你怎么不去死”,“我送你上图书馆跳下去吧,你活着没有价值”,“跟你亲密不跟跟狗”等等。这样反反复复,而他给的甜头也越来越少,骂得越来越狠,最后演变成为了家暴。

  直到最后,我无意看到看到其他女生和他的恩爱,他们后来分手的时间点是跟我分手后不到一周。我没有想到,之后有更多女生跟我联系,都有同样被他PUA的遭遇。

  为什么这么多女生都会遭遇PUA?北京回龙观医院精神医学研究中心的副主任医师曹延筠告诉健康时报记者,这种情况一般开始都是男方主动给女方展示一个比较完美的“男友类型”,随后建立信任关系,两人很快达到一个恋爱、共情的状态。但确认恋爱关系后,男方或是对恋爱状态不满,开始去打击、贬低女生。此后,在两个人恋爱过程中出现“不对等”的状态,男方高高在上,女方则会比较卑微。最终女生开始在恋爱关系中逐渐丧失自我。

  对于为什么最终很多女生都选择自杀?曹延筠医生介绍,一方面归咎于男方的贬低、自杀暗示等;另一方面,在我们临床中很多自杀的患者都有长期抑郁的情况存在。

律师:PUA应被道德谴责,导致自残自杀应被追责


  2019年5月,江苏网警通报称,成功查处全国首例发布违规违法PUA信息的行政案件。

  在江苏网警查处的这起非法兜售PUA教程案件中,违法行为人徐某通过开设“极恶联盟”网站,售卖共计2000G网盘容量的PUA教程,内容以“自杀鼓励”“宠物养成”“疯狂榨取”为卖点,将女性直接称之为“猎物”“宠物”。


  这其中,江苏网警发现,有人学习之后用到实践中,还向朋友无耻炫耀,“我很享受女孩为我自杀的感觉”。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新年律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PUA一方面违背了公序良俗,对于挑战社会伦理的不端行径应给予道德上的谴责。另一方面,鼓励他人自残自杀,在法律定性上确实有较大争议。

  张新年指出,但如果行为人主观上具有伤害或杀人故意,客观上实施了引诱、怂恿、欺骗、教唆、帮助甚至以裸照胁迫等严重的行为,足以影响、操纵自残自杀者意志,足以预见被害人自残自杀,则可被评价为利用被害人的行为伤害杀害被害人的间接正犯,则涉嫌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依据《刑法》规定,应予以追责。

  来源:健康时报